關於部落格
"都輸到脫褲了,還在意一件吊嘎嗎"
  • 14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 Would Love You More Than That 05

瓶子在接觸到皮膚的那一刻被堂哥用盡全力地搶走往房間的角落丟去。
一 瞬間的勇氣。只有一瞬間,的勇氣。那一瞬間過後,攫住我的是和死亡擦身而過的恐懼。
胸 口傳來的痛楚一陣一陣地,彷彿和心跳一起顫抖著,和堂哥說不出話的唇一樣。
事發的一剎那什麼也沒有留下,只除了空 白,連血帶來的痛都彷彿不存在一般。
強烈得讓人忘記思考的劇痛,和堂哥撲過來用力抱住我的衝撞,在空白之後的第 一秒,像是從夢中醒來,從靜止回到流逝的時空。回神的時候,「永恆」已經遠得摸不著、看不到了,好似從來沒有存在過,卻又讓人深深、不移地信仰著。當我倒 在地上,身上壓著堂哥,血不停地流出來染紅了我和他的衣服,睜開眼盯著天花板上的吊燈時,我想的事回到現實的艾莉絲。
被重重地摔回現實了,發狠地自我毀滅的那一瞬間,已經像是無法追憶的從前,模糊地讓人幾乎懷疑它是否真的發生過。
「別嚇我,別這樣嚇我!你生氣了是不是?哈哈,我知道你一定是生氣了,我下次一定不會再那麼晚回來了,也不喝酒了,你 不要我喝我就不喝,這樣好不好?」堂哥著了魔般地囈語。
「堂哥!」
「乖,別生氣,生氣傷身的……」他的臉沒有血色,白得泛青。
「堂 哥!堂哥!」我驚恐地搖著他。「堂哥──…」
「我知道,我知道你身體沒有不好,你別激動,別激動呵……」他更用力地收 緊手臂,「餓了嗎?你一定餓了……我那麼晚回來……」
「你到底怎麼了?」一股發麻的感覺從腳底間竄起,蔓延至全身和手指末端, 發慌的情緒幾乎讓人滅頂。
因為被堂哥用力搶走而劃傷我胸口的酒瓶,飛散的碎片在我轉頭可以看到的房間 角落,不似真實的東西,反射著暗淡的燈光。
「乖喔,別亂跑,我去給你下點麵──」說著他放開我,爬起來就要往廚房 走。
我想拉住他,卻在伸出手的時候扯到胸口那不算淺的割傷,在我終於捂著胸,從 地上掙扎著爬起來的時候,堂哥早走進廚房了,我拖著腳步極為緩慢地跟進去。
他就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哥…堂哥……」我血流了一地,眼前開始發黑了。
我 看到他的右手又流血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想傷你的。
我 覺得眼匡乾澀得發疼,卻又有種想哭的感覺。
堂哥先倒了。我沒有力氣接住他。半走半拖著腳步到他身邊,沿著流理台滑坐 到地上,我放開捂著傷口的手,鮮血染紅了視線。
我把他拉向我,用滿是紅色的雙手捧起他的頭抱入懷中。
對不起,堂哥,我不是有意的。
不是有意的。
只是很想消失,很想很想──…
堂哥、堂哥,我不想害你受傷的。
我覺得視線模糊了起來,有什麼模糊了眼前的一切,我用力抱住他。
對 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你知道嗎,堂哥?我放不了手,我的意志沒有堅強到可以放開你的手,所以我只能自我毀滅,在我毀滅你之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