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都輸到脫褲了,還在意一件吊嘎嗎"
  • 14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暗戀



作詞:詞曲
:彭學斌   
四目交接的時候 不要停留太久
適可而止的問候 關心不能太過
好奇也別去探索 妒嫉只能深鎖
如果忍不住寂寞 也不能對你說

好朋友 我的好朋友
不小心的沉默 不想讓你太難過

我們就站在落地窗的兩邊
就算觸碰也有了界限
如果跨越過彼此那道邊界
是靠近還是更遙遠

相信我們走到另一個境界
搭肩高唱友誼萬萬歲
要是我愛你變成了語言
什麼會多一些 什麼會少一些


就讓別人去猜測 我們清白的很
就讓自己去承受 那種清白的悶
就算我只是朋友 能不能有要求
如果會發生甚麼 也是我想太多

好朋友 就只是好朋友
不小心說出口 微笑中藏著難過

我們就站在落地窗的兩邊
就算觸碰也有了界限
如果跨越過彼此那道邊界
是靠近還是更遙遠

你會不會也曾閃過這感覺
一念之間就要差一點
要是我愛你變成了利劍
甚麼會被消滅 甚麼才會復原

那是我的底線 繼續將你暗戀

 

 











 

 

「嗯,你果然是我的好朋友啊啊啊啊啊啊!」

「……靠。」

 

你永遠都不知道這句話殺傷力有多強,混帳。你在心中默默地咒罵。

 

        那個夜晚,你做了一個非常可笑的夢,可笑到連自己都不想承認那是自己做的夢,因為夢是投射自己所想所思的世界,不是嗎?真不想點頭說自己腦袋都裝這種鳥不吃的垃圾。

        真的要說的話,這個夢並不是粉紅色的,雖然如果是粉紅色的自己大概也會不想承認,不過真的要說的話,這個夢更像酒紅色染了點灰然後加了點白最後又加了點完全沒有幫助的粉紅色然後又沾了黑色進去,這個夢跟浪漫啊春意啊一點關係也沒有,它不是風光明媚的鄉村,而是鋼鐵般冰冷的都市,連天空都是灰的,讓人煩躁,幹。

你夢到那個你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定位,好像有點好感又好像有些眷戀,卻無法確定是不是喜歡的那個人走在自己的身邊,跟一大票人一起,然後那萬年被動怕受傷的自己竟然問了那一個問題:

「欸,我好像有點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然後那個人的表情一點漣漪都沒有,嘖,面癱,「噢,嗯」

可疑的是你竟然沒有因為這樣而挫敗,也沒有因此雀躍,事實上,你也一樣面癱,然後兩人繼續走著,夢裡的其他人都像死人,沒有來鬧而繼續在後面當背景音,所以說夢是不切實際的,你看著他,腳步比他稍小的你走在他的左斜後方,要說的話,這個位置就像是秘書或保鑣站的,你看著他的背影,你覺得眼前彷彿有一個灰色的濾鏡,讓你的眼前全部都是懷舊的灰色。

就當你開始想就算告白了也什麼也沒變嘛的時候,他無語地向你伸出手。

你看著那隻手。

你盯著那隻手。

你伸出手。

你想像著那隻手的溫度和觸感,然後讓他握住。

然後……嗯,然後不想再想了。

 

 

「起來了啦,你今天不是早上有課?」你因為怕冷蓋在身上的被子,被你親愛的手足用力掀起丟到你的頭上,你有點阿Q地不想移動,繼續攤在那裡,然後想起剛剛做的夢,有種為什麼自己的想像力這麼貧乏的挫敗感。

夢醒時,你已經忘記那隻手的溫度跟大小,你開始困惑,在夢裡真的有感覺到嗎?

老實說,你討厭自己的夢,因為夢裡老是有太多讓你意識到自己腦袋裡都塞了些什麼的東西,夢境老是讓人身心俱疲,不真實的夢總給你太多感觸。

其實你自己很清楚,什麼是欣賞,什麼是好感,而什麼是戀愛。

其實你只是不想承認,自己正在戀愛。

其實當那個好友宣言出現的時候,你才真正醒悟,然後再度讓人不想承認地,覺得自己的人生怎麼可以這麼老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趴在桌子上對現在交友圈與你幾乎無法重疊的好友大喊。事實上,這件事情你幾乎對所有知道或不知道你在說誰的好友自爆了,於是形成了很微妙的,很纖細的平衡──周圍的人都知道,只有當事人不知道。散發粉紅色的泡泡或花或者隨便什麼閃亮亮的光線是很容易的,只要那個人不在。你沒發現自己看起來就像缺氧或憋氣憋太久一樣,臉頰泛紅得不自然。

「其實他真的是個超級體貼的人啊,之前有一次……」

你邊帶些尷尬帶些羞澀帶些──咳,花痴地說著那些不知該定位為好朋友的互動還是追求的小小接觸,然後把它往自己不會多做期待的方向解讀,卻在心裡深處繼續覺得是不是還是有點機會,矛盾的少女心。

少女情懷總是詩啊。

就算有那麼多矛盾那麼多苦澀那麼悶那麼抑鬱,想起他時,你的嘴角依然是上揚的,掩不住幸福,就算那樣的幸福禮參雜了多少其他不明物體。

你和他維持著不上不下的好友關係,你為自己是他的好友高興,但是為了他沒跟你談他和別人談的問題而沮喪;你為自己是他的好友沮喪,但是又因為他對你毫無防備而開心。

他拍拍你的頭,叫你不要太鑽牛角尖,「你煩就打給我啊,是不是朋友嘛。」

你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你想知道他在想什麼。

你害怕知道他在想什麼。

戀愛就是一場戰爭。所以就算把情歌唱得氣勢磅礡或者把雙人舞跳得像要打架一樣,好像也沒什麼不可以,雖然沒什麼相干,不過你腦中突然閃過之前朋友的碎碎念。

其實沒有什麼戰爭是輸不起的,沒有。

只是如果失去了現在這些連繫,未來似乎會變得比酒紅色染了點灰然後加了點白最後又加了點完全沒有幫助的粉紅色然後又沾了黑色進去的夢境更糟糕,而你害怕,所以你輸不起。

沒有人是為了失戀而戀愛的,但是初戀跟暗戀很容易失戀,這件事情你找不到方法反駁。

你繼續站在那個人背後四十五度的地方看著他的背影跟他的手,繼續想像那個擁抱和那隻手的溫度。你繼續看著他笑,你繼續出聲嗆他,你繼續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就跟平常一樣,直到你那一天受不了了,拉住他,或者無聲無息的退到人群之後。

 

「欸欸,你有喜歡的人了嗎?」

「有就好了,啊啊啊誰來追我啊?你也可以啦。」

「好啊好啊我追你,乖噢不哭。」

「滾啦你!我還沒這麼沒行情要靠你。」

「你剛明明就說沒有人追……」

「……」

 

笨蛋。

 

這是酒紅色染了點灰然後加了點白最後又加了點完全沒有幫助的粉紅色然後又沾了黑色進去的夢境,而現實也沒好到哪裡去,你覺得眼睛有點痠澀,嘴巴有點乾,心裡有點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