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都輸到脫褲了,還在意一件吊嘎嗎"
  • 14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 Would Love You More Than That 04

其實我想我是知道原因的,我不敢向前的原因。
那是因為我害怕。
我害怕看到堂哥對我露出厭煩的表情,怕堂哥不願讓我走進那個空間那個氛圍,害怕看到堂哥脆弱的眼神,害怕堂哥崩潰──因我而崩潰。
我是個自私的人,我恐懼面對我正把堂哥逼上絕路的事實。
我走到堂哥面前,搶走他的酒杯,強迫自己看著堂哥。
瞧,這就是你要的結局嗎?我自嘲地想。
無時無刻壓抑著自己,連喝杯酒都只能些微放鬆,些微到眉間的皺紋都無法減去分毫。
「我還要喝。」他伸出右手想拿回酒杯,然後發出吃痛的嘶嘶聲。
「你醉了,堂哥。」
「我不是說別叫我堂哥嗎?」他突然拉開嗓門大喊。
「看著我,告訴我,我是你的誰?」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堅持叫你「堂哥」?
是不是因為我,所以你把自己逼到這種地步?我知道外面世界中的你不是真正的你,但我更知道在我面前的你,有幾分真實。
「你是我最愛的人,我用生命、我放棄一切愛著的人。」堂哥脫力般地攤在沙發上,仰頭看向天花板,「我怎麼可能不知道你是誰?」
「和我說說話吧,堂哥。」我克制著想哭的衝動。
「你為什麼總叫我堂哥?」
「你又為什麼總那麼小心翼翼地對我?」
「你以前都會叫我的名字的,每次聽你叫我,我都好開心好開心。」
「你以前不會這麼壓抑自己,雖然我偶爾會覺得受傷,但至少那是真的你,只屬於我的你,你知道嗎?」
「我怎麼捨得傷你?」他苦笑。
我跪在他的膝前,「那就看著我說話,告訴我,你恨我嗎?」
告訴我,親愛的堂哥,你恨不恨奪走你的夢的我?
他低頭看著我,久久,然後嘆息般地說:「我愛你啊……」
堂哥落淚了,淚打在我的臉上。他的表情那麼那麼迷茫,彷彿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流淚。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也哭了,我伸手撫上他的臉,拉下他的領子吻上他的唇。
堂哥,我有沒有說過?我有沒有對你說過?說我有多懷念過去,多厭惡現在?
你別那麼顧慮我的感受,別為了我犧牲自己,我會捨不得你,我會無法原諒自己。
「回不到過去了,對不對?」我抱著他,狠狠哭著。
我知道自己的精神狀況並避不好,所以堂哥總是那樣小心地避免刺激到我。但你怎麼辦?你呢?親愛的堂哥。
我怕自己發瘋,但我更怕發瘋的自己把你逼瘋,讓你想拋棄我卻良心不安於心不忍,於是我們繼續互相折磨。
可是、可是,即使如此,我依然那麼地渴望和你手牽著手,一起走下去。
堂哥捧起我的臉,溫柔地親吻,「別哭了,別哭。」
你自己才別哭呢!
我推開他,拉開兩人的距離,仰頭看向他。
「堂哥……」
「我在這裡。」他握住我抵著他胸膛的手。
「堂哥,你殺了我吧。」
他瞪大眼睛,酒醒了一半,「你怎麼了?」
「我沒有怎麼樣,我很清醒的。」我伸出他沒握著的那隻手,舉起酒瓶向桌角敲去,只剩一半的玻璃瓶尖銳的尖端滴著深紅色的酒漿,如鮮血一般。
「你冷靜點!」他不斷地呼喊我的名字,問我怎麼回事。
我將酒瓶塞進他手中,我的手包著他的,一起握住,碎裂的那端對著我。
「我很冷靜,」我扯出一個微笑,「堂哥,你看,就這樣刺進我的心臟,然後……
「然後我就犯下了自殺罪,而你犯了謀殺罪。」我的聲音和手都在劇烈顫抖。
「你到底在想什麼?」堂哥想掙脫,卻怕正抵著我心窩的酒瓶傷到我。
「於是終有一天,我們可以在地獄重逢,然後永遠在一起。」我不知道我現在是什麼表情,但我猜我在笑,開心地笑,「看,多簡單?」這樣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堂哥,我不知道我們之中會不會有一個人得到那萬分之一的機率,上了天堂,這是無法肯定,所以就這樣吧,這樣的結局不是很好嗎?
我無法肯定會上天堂,所以,我們下地獄去吧。
我低頭看著手中的酒瓶,瓶子反射著夜燈的光芒,媚惑般地。我咬牙用力拉過他的手往胸口刺去。
遠方傳來了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響。
 
吶,這樣不是很完美嗎?堂哥。
這樣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