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都輸到脫褲了,還在意一件吊嘎嗎"
  • 14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 Would Love You More Than That 03

看他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卻在不小心用右手拿書時倒抽一口氣,我順手把書放到他腿上,「還會痛嗎?」
「不動到就不會了,你別露出那種臉。」他伸手揉了揉我的頭。
那天在醫院的事情最後以醫療糾紛結案,兇手依然沒有找到,不過風波漸漸平息了,不再有記者堵在門口。倒是隔壁的小子突然變得慇勤起來,三天兩頭往我們家跑,送飯送水送中藥,說是他家老母要他拿來的。堂哥在這個地區風評很好,很多人都給他開過刀治過傷,說會發生這種事,大家都覺得難以置信,但最終依舊只以「世上瘋子真多」結論,接受了這個說法。不過──……
「堂哥,是他們,對嗎?」
電話鈴剛好在這個時候響起,來得倒好,堂哥逃也似地跑去接電話,也不管又不小心伸了右手的劇痛,「喂你好?」快速地投入對話中的對談。打來的鐵定又是那個想來家裡照顧他的護士,那女的擺明在倒追他,他當然感覺得到吧?媽的。
媽的,你幹麻不站遠點講去?幹麻讓我在一旁傾耳聽你和他聊得那樣愉快?幹什麼……幹什麼讓我看著你對話筒,對話筒另一頭的人微笑輕笑放聲大笑,而我什麼也捕捉不了?
你想告訴我什麼?你在告訴我什麼?從來對著我露出那麼無奈那麼難受的表情的妳,在告訴我什麼?
堂哥,你幸福嗎?
我以為我們只有彼此,其實好像真的不可能這樣。
我只有你,可是你有一整個大千世界。
 
沒有我,你就可以擺脫陰影了吧?
是不是沒了我,你會活得更快活?
 
我沒有注意到堂哥掛上話筒,也沒有意識到什麼時候室內已恢復寧靜,更不知道走回我旁邊的堂哥那樣專注地注視著我多久了。直到我被他攬入懷中,直到上頭傳來他低沉壓抑的嗓音,我才真正回過神來。
我沒有推開他,我不想。
「你在想什麼?為什麼露出這樣的表情?」他問。
什麼表情?
直到最後我都不知道,但堂哥當時的表情很難過。
我很想告訴他,沒事的,別這樣看我,別那樣愧疚地看我,你想飛就展翅吧,窗在那裡,別覺得對不起我。
可我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那句堂哥常掛在嘴邊的幻想,我竟就這樣脫口而出。
「我們可不可以永遠在一起?」我覺得我的聲音都在抖。
堂哥,堂哥,你可不可以不要離開我?
一向是我在反駁,可我現在也說出了那可笑的,近乎任性的苛求。
堂哥無言地看著我,我不知道那叫不叫猶豫,「我一直都在這裡,一直都會在的。」
直到那一刻我才終於發現,原來最相信那句話的人,竟然是我嗎?
我才知道我沒有那麼灑脫,我不可能放得開、放得了手。
我伸手用力抱住他。
對不起,堂哥,我放不了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