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都輸到脫褲了,還在意一件吊嘎嗎"
  • 14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 Would Love You More Than That 01


我半倚半坐在窗邊,看著一年多來唯一的交談對象走進來。
我想我的世界一項扭曲,現在大概是扭曲的最高峰吧,雖然未來尚未到來,但估計不會像現在這麼失控失常。
「你的臉色很不好。」他捧起我的臉,在我掙脫前就落下一個深吻。好不容易推開他後,我用力地吸氣,手抵著他的胸膛將他再往外推些。我的臉色哪裡不好了?我在心中暗罵這瘋子。
真的是瘋了吧?無論是我或是他。
「不要每次回來都毛手毛腳的,堂哥。」這個人是現在照顧我的人,在這之前,他是我爸的大哥的大兒子,俗稱堂哥,大我五歲,四等親。
「別在這裡吹風,別這樣瞪我,別又沒吃藥,別叫我『堂哥』。」他微微皺起眉頭。
「我沒事。」我沒由來地感到一陣煩悶。
他拉住我的手總是冰冷,今天又比平日涼了三分。「怎麼了?」他輕聲問。
「沒事。」我甩開他的手,「下雨了。」
他點點頭,「怎麼了?」
「想到一些事。」
「什麼事?」
「什麼都想。」我靠著窗櫺,斜眼看向窗外,「我想念人群。」
我想念人群,我有多久沒有聽到第三種人聲對著我說話了?坐在窗台上往下看著人潮來來往往,汽車的一陣喇叭過後,偶爾會有一陣髒話,那是少數可以傳到三樓窗口的聲音,即便不是對著我說,即便是叫罵,聽到聲音總是會讓我心情好一點。
地板被雨傘覆蓋了。看不到趕公車的那人是邊跑邊看錶還是邊跑邊呼叫。
我想念人群。一年來,我都沒有踏出這個公寓半步,這裡有電話,但號碼只有他知道;有電視,但我並不常看,只是看著人來人往就備感寂寞,我怎麼能再讓這一切變得更加難以忍受?一個人默默看著歡樂大結局、有情人終成眷屬,只會讓我想砸電視。事實上,我好像已經 砸爛三台了。
我抬眼,看到堂哥張口結舌、說不出話的表情,有種莫名的快意。
憑什麼你可以在外面的世界活得多采多姿,而我非要在這牢籠裡腐朽。
我沒有奢求什麼,我只是想證明我還活著、真的活著,而不是一縷幽魂、一個你的夢。
他依然無話可說。
我嘆了一口氣,起身網內走,卻被他拉住。
「我們……我們可以永遠不分開嗎?」
我搖搖頭。
不可能的,堂哥,你為什麼還是如此天真?
我一無所有,在法律上甚至不是一個活著的人,我那張死亡證明現在就釘在房間的牆上,錶了框。我早「死」在一年前了,你是唯一知道我活著的人,所以,我們怎麼可能永遠在一起?這世上早已沒有永遠。你有你的世界,當你終於擺脫從小開始,對我那匪夷所思的迷戀時,我就等於再死了一次。所以,你怎麼能向我要求恆常?
我們的恆常,從來都是寄附在你身上。
為了我的病而去考醫科放棄夢想的堂哥。當他終於不再喜歡我時,會不會恨我呢?
關上門,假裝世界只剩下對方,只需要在意對方,可惜,我們都已經過了做夢的年紀。
幾乎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就算知道了,也推測不出我的身分。有時我會自暴自棄地想──是不是當我死在這個地方時,我的存在才會被注意到呢?
「吃過了嗎?」我問。他點頭。
本來不該是這樣的,本來,呵,多久以前的本來,他會回到這裡,和我一起用餐,於是我也總會多為她做一份,無論多晚都等著他回家吃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他開始不太在家吃,有了第一次不歸的紀錄,有了第一次宿醉,讓他同事撞見我的經驗,甚至,身上沾染了其他人的氣味。我看著他,猜想是否末日近了。
我坐下來,將晚餐吃完,收拾剩飯剩菜,洗碗時他將碗搶了去,我不置可否。
「有什麼想看的書嗎?」他輕吻我的額,柔聲問:「我幫你帶回來吧?」
「替我買本筆記本吧。」我伸手環住他的頸,湊上去親吻。
第兩百九十九次看到天堂──漸離漸遠。
當時的我並不在乎,我本來就不是進得了天堂的人。
隔日我醒來時,他已經去上班了。

(待續)



這篇沒有設定主角性別
所以大家可以跟著連載發表意見
這算是一個嘗試
熟人陌生人都可以
給點意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